中醫臨床

中醫治療濕熱病

本文所屬類別:[古方秘方]來源:古方中醫網 發布時間:2016-04-05 【字體:

“爐煙雖熄,灰中有火。”出自清代葉天士《溫熱論》。原文是在談到濕熱病時,對“面色蒼者,須顧其津液,清涼到十分之六七,往往熱減身寒,不可就云虛寒而投補劑,恐爐煙雖熄,灰中有火也。”

此面色蒼者,是指素體陰虛火旺,患了濕熱病,必須注意維護津液,用清涼劑到十分之六七即可,這個時候會出現“熱減身寒”,不可認為是虛寒證而用溫補劑,此因濕熱之勢雖有減弱,但并沒有完全消退,猶如爐中之煙雖熄,其灰中仍有星星之火,若用溫補劑,熱勢是會復燃的。

這句名言,不但用于濕熱病亦可用于其他溫熱類疾病,如風溫、暑溫、秋燥等,這些病癥在治療過程中,也會遇到“熱退身寒”的狀況,如果認為“熱退身寒”就是病好了,可以補一補,病家用雞鴨魚肉滋補之,醫家用參芪附桂溫補之,結果使病人又見發熱煩躁之苦,形成藥復或食復之虞。

清代名醫魏之琇醫案中有一病案很能說明這個問題,“表侄凌二官,年二十余。丙子患熱病初愈,醫即與四君、干姜、巴戟天諸氣分溫補藥,久之益覺憔瘦,狀若癲狂,當食而怒,則嚙盞折箸,不可遏抑。所服丸藥,則人參養榮也。沉綿年許,其母問予,予曰:此余證未清,遽投溫補所致。與甘露飲方,令服十余劑遂痊。”(見《宋元明清名醫類案》魏之琇醫案)。

又如清代名醫許珊林曾治一濕溫病人,經用大承氣湯、增液湯、益胃湯等,熱退、納復。病人欲食羊肉以補之,問近地之醫士云:“病后胃氣當復,羊肉最能補胃。”由是病人恣意飽食羊肉,次日身又發熱,舌苔厚濁。許氏云:“濕熱病初愈,以慎口味為第一要務。”(見《清代名醫醫話精華》之許珊林醫話精華)。

那么溫病治療到“熱減身寒”時,應當怎樣處置呢?喻嘉言在《寓意草·辨王玉原傷寒后余熱并永定善后要法》中說:“人身天真之氣,全在胃口,津液不足即是虛,生津液即是補虛。故以生津之藥,合甘寒瀉熱之藥,而治感后之虛熱,如麥門冬、生地、丹皮、人參、梨汁、竹瀝之屬,皆為合法。仲景每天用天水散以清虛熱,止取滑石、甘草,一甘一寒之義也。設誤投參、芪、苓、術補脾之藥為補,寧不并邪熱而補之乎?”

喻氏所言,頗與溫熱病后補益吻合。溫病后,只宜清補,切忌溫補,清補即是養陰,而溫補則是助氣,“氣有余便是火”,火更傷陰。故溫熱病“熱減身寒”后,只宜清補,切忌用參、術、芪、附等溫熱類藥物補益。

溫病大家王孟英對溫病后之補,體驗頗多。他以《內經》“谷肉果菜,食養盡之”之義,重視食物之補益。王氏認為,以食代藥,“處處皆有,人人可服,物異功優,久服無弊。”他常以梨、蔗等汁甘涼充液,養臟腑之陰,稱梨汁為天生甘露飲,稱蔗汁為天生復脈湯,稱西瓜為天生白虎湯,這些果汁在溫病中應用尤多。又如以橄欖、生萊菔組成青龍白虎湯,治療溫病發熱之咽痛等。

其他如冬瓜煮湯,陳米煮湯,萊菔煮湯,雪羹湯,生冬瓜子、蘆根、西瓜翠衣、鮮竹葉、鮮荷葉、萊菔、絲瓜絡、海蜇、柿蒂等多種果菜煮水,以起到健脾利水、和胃納食、生津養肺、健脾消脹等作用。

但對于氣虛(甚則陽虛)感寒而發熱的病人,在“熱退身寒”之后,適當用一些溫補劑或溫熱食物,也是必須的。正如張仲景在桂枝湯后所說:“服已須臾,歠熱稀粥一升余,以助藥力。”

【求醫問藥】


网易的时时彩专家杀号 榆社县| 商洛市| 上虞市| 墨玉县| 岢岚县| 博爱县| 克山县| 公安县| 乌海市| 江孜县| 石渠县| 嘉峪关市| 黄陵县| 政和县| 宁津县| 高陵县| 丹寨县| 时尚| 宜川县| 临邑县| 托克托县| 蚌埠市| 井陉县| 扶绥县| 唐海县| 丰原市| 长春市| 荃湾区| 宁津县| 雷州市| 望谟县| 林州市| 穆棱市| 育儿| 资讯| 鄂州市| 黄平县| 双牌县|